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 手机版|无障碍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办事大厅正文

北京垃圾分类将修法 拟明确个人分类责任

发布时间:2019-07-04 13:10 |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xin | 点击量:

简介:继上海出台法规实行强制垃圾分类后,北京也要推动垃圾分类立法了。近期,北京市城管委主任孙新军在做客市民对话一把手提案办理面对面直播访谈节目时表示,《北京市生活垃圾管"

继上海出台法规实行强制垃圾分类后,北京也要推动垃圾分类立法了。近期,北京市城管委主任孙新军在做客“市民对话一把手提案办理面对面”直播访谈节目时表示,《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已经列入2018-2020年立法规划。新修订的条例不光对单位,也将对个人明确垃圾分类责任。那么北京的垃圾怎么分类?不分类会被罚吗?新京报记者整理了大家最关注的10个问题,咨询相关部门为您一一解答。

1、北京的垃圾怎么分类?

实行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厨余垃圾、其他垃圾“四分法”

北京目前采取的垃圾分类方法为“四分法”,将垃圾分为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厨余垃圾、其他垃圾。这既是符合国家要求,也是目前最简单的分类方法。孙新军曾在节目中对这四类生活垃圾作了详细介绍——

●可回收物(蓝色桶):可循环利用的,报纸、镜子、饮料瓶、易拉罐、旧衣服、电子废弃物等,由再生资源企业回收利用,俗称“收破烂”。

●厨余垃圾(绿色桶):厨房产生的,如菜叶菜帮、剩饭剩菜、植物等。

●其他垃圾(灰色桶):包括保鲜膜、塑料袋、纸巾、大骨头、玉米核等。

●有害垃圾(红色桶):对身体和环境有害的,如废灯管、水银温度计、过期药品、油漆、化妆品等,需用特殊方法安全处理。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现在生产的1号、5号、7号等干电池是低汞或者无汞电池,所以就不属于有害垃圾了,应投入“其他垃圾”中。但纽扣电池、电子产品用的锂电池、电动车电瓶等铅蓄电池和镍镉充电电池仍需作为“有害垃圾”进行回收。

2、北京垃圾分类有何特别之处?

分类名称有别,但投放、运输、处理都一样

上海按照“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湿垃圾、干垃圾”四种类型进行垃圾分类。新京报记者从北京市城管委了解到,北京与上海的区别在于分类名称的不同,而投放、运输、处理操作都是一样的。

北京上海

可回收物可回收物

有害垃圾有害垃圾

厨余垃圾=湿垃圾

其他垃圾=干垃圾

3、没分类就扔垃圾,北京怎么罚?

将对个人明确垃圾分类责任,不分类就是违法

孙新军介绍,垃圾分类修法呼之欲出,《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已经列入2018-2020年立法规划。新修订的条例不光对单位,也将对个人明确垃圾分类责任。“到时候,不分类就是违法。”孙新军说。

4、北京啥时候开始分类?

今后将健全日常执法检查,逐步覆盖居住小区

2009年北京市委市政府发文开始推广垃圾分类工作。孙新军介绍,目前北京市已在党政机关率先开展垃圾分类,并在全市30%的街道、乡镇创建了100个垃圾分类示范片区。2019年,示范片区覆盖率将达到60%,覆盖200多个乡镇街道。

推行范围上,去年全市有2300多家公共机构加入了垃圾强制分类的队伍,包括学校、医院、商超和旅游景点,基本覆盖了人群集中、垃圾产生量大的区域。今年还将健全日常执法检查,逐步覆盖至居住小区。垃圾分类管理责任人不组织分类或分类不符合要求拒不整改的单位,要移交执法部门处罚,并逐步建立“不分类,不收运”的倒逼机制。

5、垃圾分类为何要修法?

现行相关法规对居民个人缺乏约束和强制

孙新军介绍,目前,北京市每天会产生近2.6万吨生活垃圾,人均每天1.1公斤,全市29个垃圾处理终端设施均在满负荷运转,如果清运、处理不及时,将给居民日常生活带来很大影响。

2012年,北京市出台了《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了政府部门、物业等管理责任人、收运处置单位、垃圾产生单位的责任和罚则,但是物业等管理责任人对居民个人参与垃圾分类仍缺乏有效的管控手段。在今年5月29日召开的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上,北京市副市长张家明曾指出,目前北京相关法规对居民个人参与垃圾分类缺乏约束和强制,导致居民参与率增长缓慢。

6、北京目前垃圾分类准确率如何?

“厨余垃圾”准确投放率仅两成多

2019年4月起,市人大常委会曾委托专业调查公司对在北京市16区内连续居住半年及以上的普通公众进行生活垃圾管理情况调查分析。调查发现,北京市居民对生活垃圾分类有一定认知,但实际上对生活垃圾的分类行为习惯尚未形成,存在不分类、乱分类等情况。

其中,受“废品回收”影响,公众对可回收垃圾进行分类收集、分类投放具有较高的认同和行动力。但被条例明确分类界定的“厨余垃圾”,准确投放率只有两成多。

7、如何避免分好的垃圾混装混运?

对各类垃圾运输车辆进行精准管理

上一篇:离职员工骗取社保金9000多元被刑拘   下一篇:北京市司法局:借“接诉即办”推动服务提升